免費法律諮詢    歡迎來電:04-23712155
法律小常識
   賭博罪之辯護 2012-10-09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易字第198號
公 訴 人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方永鴻
選任辯護人 莊慶洲律師
被   告 林欣宜
      蕭雅方
上二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陳浩華律師
被   告 吳賜生
      林育成
      黃憲誠
      莊濠榮
上列被告等因賭博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9年度偵字第2826
號、100年度偵字第650號、第1604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方永鴻、林欣宜、蕭雅方、吳賜生、林育成、黃憲誠、莊濠榮均
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方永鴻為址設雲林縣東勢鄉○○○路62
    號「統帥電子遊藝場」(下稱統帥遊藝場)之負責人,被告
    林欣宜及蕭雅方則為其所僱用在統帥遊藝場負責兌換代幣或
    開、洗分之現場服務人員,3人自民國98年12月間起至99年
    06月04日為警查獲時止,共同基於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聚
    眾賭博之犯意聯絡,由被告方永鴻提供上址作為公眾得出入
    之賭博場所,並在店內擺設「滿冠大亨」4臺、「水果盤」5
    臺、「十三支」1臺、「超悟空」2臺、「大型豹中豹」1臺
    、「彈珠大王機」5臺、「滿天星」2臺、「小型豹中豹」1
    臺、「虎霸王」1臺、「二人座賽馬」2臺、「美猴王」1臺
    、「幸運接龍」1臺、「鬥地主」2臺、「玫瑰七星」10臺等
    賭博性電玩,而以上開電子遊戲機具與不特定多數人對賭,
    其賭博方式係由賭客任選上開電子遊戲機具,依各個機臺之
    一定之比例,在該電動賭博機具開分,再由賭客以機具內所
    代表之倍數押注,如押中電子遊戲機具即依所押注之分數給
    予倍數不等之分數,如未押中,則由電子遊戲機具將賭客所
    押注之分數沒入,藉此射倖之賭博方式,計算輸贏,待賭客
    把玩完畢後,再由被告林欣宜、蕭雅方為其洗分後,並依一
    定比例將現金交付賭客。嗣於99年06月04日上午10時30分許
    ,適有賭客被告林育成在上址店內打玩「滿貫大亨」、被告
    黃憲誠打玩「二人座賽馬」、被告莊濠榮打玩「彈珠大王機
    」、被告吳賜生打玩「水果盤」等賭博機具時,為警持本院
    搜索票當場查獲,並扣得上述賭博機具共38台、賭資新臺幣
    (下同)6,800元、錄影監視系統電腦主機1台、積分卡38,0
    00分、99年06月03日中晚班及06月04日早中班交班表,循線
    查知上情。因認被告方永鴻、林欣宜、蕭雅方均涉犯刑法第
    268條之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及聚眾賭博罪嫌,及同法第
    266條第1項前段之在公眾得出入場所賭博財物罪嫌;被告吳
    賜生、林育成、黃憲誠、莊濠榮等人均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
    項前段之在公眾得出入場所賭博財物罪嫌。
二、按除簡式審判程序、簡易程序及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款、
    第2 款所列之罪之案件外,第一審應行合議審判,刑事訴訟
    法第284條之1定有明文。本件被告方永鴻等7 人被訴賭博案
    屬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款所列之案件,依同法第284條之1
    規定,第一審毋庸行合議審判,得由本院法官獨任審判,先
    予敘明。
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犯罪事實之認定
    ,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
    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而認定不利於被
    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茍積極之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
    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
    之證據,最高法院著有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甚明。另刑事
    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其第1項規定:檢
    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
    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
    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
    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
    ,最高法院亦著有92年臺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四、公訴人認被告方永鴻、林欣宜、蕭雅方、吳賜生、林育成、
    黃憲誠、莊濠榮(下稱被告方永鴻等7 人)涉犯上開意圖營
    利供給賭博場所及聚眾賭博罪嫌、在公眾得出入場所賭博財
    物罪嫌,無非係以:(一)證人林孟緯於警詢及檢察官偵訊時之
    證述;(二)證人許友議、楊瑞和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述;(三)扣
    案之交班表5張、電子遊戲機臺38臺、現金6,800元、積分卡
    60張等物;(四)現場照片41張;(五)被告方永鴻於警詢、檢察官
    偵訊時之供證述;(六)被告林欣宜於警詢、檢察官偵訊時之供
    證述;(七)被告蕭雅方於檢察官偵訊時之供證述;(八)被告吳賜
    生於警詢、檢察官偵訊時之供證述;(九)被告林育成於警詢、
    檢察官偵訊時之供證述;(十)被告黃憲誠於警詢、檢察官偵訊
    時之供證述;(十一)被告莊濠榮於警詢、檢察官偵訊時之供證述
    等為主要論據。而訊據被告方永鴻坦承為統帥遊藝場之負責
    人,及僱用被告林欣宜、蕭雅方負責兌換代幣或開、洗分之
    現場服務人員,於99年06月04日上午10時30分許,為警持本
    院核發之搜索票前往統帥遊藝場搜索時,當場扣得電子遊戲
    機共38臺、現金6,800元、監視系統電腦主機1臺、積分卡38
    ,000分、交班表等物;訊之被告林欣宜及蕭雅方均坦承受僱
    於被告方永鴻,擔任統帥遊藝場負責兌換代幣或開、洗分之
    現場服務人員,於99年06月04日上午10時30分許,為警持本
    院核發之搜索票前往統帥遊藝場搜索時,當場扣得電子遊戲
    機共38臺、現金6,800元、監視系統電腦主機1臺、積分卡38
    ,000分、交班表等物;訊之被告吳賜生、林育成、黃憲誠、
    莊濠榮均坦承於99年06月04日上午10時30分許,警方持本院
    核發之搜索票前往統帥遊藝場搜索時,在該遊藝場把玩電子
    遊戲機等事實,惟被告方永鴻等7人均堅決否認有上開公訴
    人所指賭博犯行,被告方永鴻辯稱:我只是經營電子遊藝場
    ,並無檢察官所指可以將積分兌換成現金之賭博情形等語;
    被告林欣宜辯稱:我們純粹是洗分卡制,並無觸犯賭博罪等
    語;被告蕭雅方辯稱:我們都是計分,並沒有兌換現金之賭
    博行為等語;被告吳賜生辯稱:我前2天有開500元,打完後
    他拿1張積分卡給我,我有1張1,000得分卡,我問小姐是不
    是可以換獎品,小姐說不行,所以我隔天才拿分卡來打等語
    ;被告林育成辯稱:我跟朋友一起去都是純粹玩1、200就走
    了,我沒有跟他說要換錢等語;被告黃憲誠辯稱:我去沒有
    幾次,都是純粹開1、200元娛樂,不知道可不可以換錢,警
    察去這次說我們有換錢,但我們沒有換錢等語;被告莊濠榮
    辯稱:我第一次去找朋友,他沒有辦法出來,所以我在那邊
    等他,玩1、200元,第二次進去沒多久,就被警察帶走了等
    語。
五、經查:
  (一)證據能力方面:
  1.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所謂法律有規定者,係指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5、第
    206 條等規定,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兒童及少年性
    交易防制條例第10條第2 項、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等多
    種刑事訴訟特別規定之情形而言(參照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
    之立法理由)。本件公訴人所引用證人林孟緯於99年05月27
    日之警詢筆錄,乃被告方永鴻等7 人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
    述,被告方永鴻等7 人及辯護人均不同意作為證據使用,復
    無其他符合例外規定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依上開規定,對被
    告方永鴻等7人自無證據能力(但仍得作為彈劾證據)。
  2.次按詰問權係指訴訟上當事人有在審判中輪流盤問證人,發
    現真實,辨明供述證據真偽之權利,屬於人證調查證據程序
    之一環,與證據能力係指符合法律所規定之證據適格,而得
    為認定犯罪事實存在與否之證據資格,在性質上並不相同。
    檢察官為蒐集被告犯罪證據,訊問證人旨在確認被告嫌疑之
    有無及內容,與審判期日透過當事人之攻擊、防禦,調查證
    人以認定事實之性質及目的,尚屬有別。偵查中訊問證人,
    法無明文規定必須傳喚被告使之在場,此由刑事訴訟法第24
    8條第1項前段僅規定:「如被告在場者,被告得親自詰問」
    ,可獲印證。該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
    察官所為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之規定,
    原則上屬於法律規定為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有
    不可信之情況,始否定其得為證據(最高法院100 年度臺上
    字第1798號判決意旨參照)。本件公訴人所引用證人林孟緯
    、許友議、楊瑞和等人於檢察官偵訊中之證述,均經檢察官
    依法命具結擔保其證詞之真實性後而為證述,被告方永鴻等
    7 人及辯護人亦皆未提及證人林孟緯、許友議、楊瑞和等人
    上開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述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嗣證人林
    孟緯、許友議、楊瑞和等人於本院審理時亦到庭作證並接受
    交互詰問,依上開說明,證人林孟緯、許友議、楊瑞和等人
    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述,自得作為證據。
  3.又按供述證據,依其內容性質之不同,可分為體驗供述與意
    見供述。前者,係指就個人感官知覺作用直接體驗之客觀事
    實而為陳述,屬於「人證」之證據方法,因證人就其親身體
    驗事實所為之陳述具有不可替代性,依法自有證據能力。後
    者,則係指就某種事項陳述其個人主觀上所為之判斷意見(
    即「意見證據」),因非以個人經歷體驗之事實為基礎,為
    避免流於個人主觀偏見與錯誤臆測之危險,自無證據能力。
    是刑事訴訟法第160 條規定:「證人之個人意見或推測之詞
    ,除以實際經驗為基礎者外,不得作為證據。」惟若證人以
    其直接體驗之事實為基礎,所為之意見或推測,而具備客觀
    性、不可替代性者,因並非單純之意見或推測,自可容許為
    判斷依據。因而,一般證人所為陳述,茍屬意見供述之性質
    時,自應先予究明是否以陳述人個人實際經驗為基礎、有無
    與體驗事實具有不可分離關係,且其陳述方式有無可替代性
    ,而可理解係證言之一部分之情形,作為決定其證言有無證
    據能力之依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6288號判決意旨參
    照)。本件被告永方鴻之辯護人及被告林欣宜、蕭雅方之辯
    護人對於公訴人所引用證人楊瑞和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述,
    固認係證人之意見供述(即意見證據),不具證據能力云云
    。惟證人楊瑞和於檢察官偵訊時已證述:我經營電子遊藝場
    業約7、8年等語(見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99年度偵字第
    2826號偵查卷《下稱99偵2826號卷》一第138 頁);於本院
    審理時亦證述:我本身是電子遊藝場的負責人,入行約有11
    年,我們有所謂的交班表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83 頁正面)
    ,足見證人楊瑞和於檢察官偵訊時,就扣案之交班表、計分
    卡經營模式等相關證述,是基於其經營電子遊藝場業多年之
    實際經驗為基礎,所為之意見證述,依上開最高法院判決意
    旨,應認具有證據能力。
  4.再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
    查證據時,知有同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
    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查本件判決下述所引用具傳聞性
    質之書面或供述證據,業經檢察官、被告方永鴻等7 人與辯
    護人於本院行審判程序時,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或不爭執其
    證據能力,復經本院於審判期日逐一提示予檢察官、被告方
    永鴻等7 人及辯護人等表示意見,迄至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
    ,亦未就證據能力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取得過程
    ,並無違法不當之情事,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復具有相當之關
    聯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揆諸上開規定,應認該
    等證據具有證據能力。
  (二)證明力方面:
  1.證人林孟緯於檢察官偵訊時雖證述:統帥遊藝場是可以讓客
    人洗分換錢的云云(見99偵2826號卷一第8 頁、卷二第92頁
    、第93頁)。然其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我沒有在記那個店的
    名字,當時警察作筆錄的時候,我跟他說我不知道是哪一間
    ,這個統帥的名稱是警察給我的,我有跟他說在7-11旁邊那
    裡,卷內統帥遊藝場的照片並不是我去玩的遊藝場,因為我
    去的那間店裡沒有那麼寬,在警詢筆錄講我向店家換過錢的
    情形是事實,但我不確定我換過錢的那家店的店名等語(見
    本院卷二第12頁背面至第13頁正面、第18頁正面、第19頁正
    背面),則其於偵查中所述曾在統帥遊藝場把玩電子遊戲機
    並兌換過現金之情形,是否屬實,非無疑義。又縱認證人林
    孟緯所指稱曾洗分兌換現金之電子遊藝場即為統帥遊藝場,
    惟證人林孟緯於警詢時係稱:我有向店家換過金錢1次,於
    99年05月24日18時我到統帥遊藝場把玩撲克牌排七接龍,我
    開分250分(2,500元)玩賭,於當日18時30分左右我不玩了
    ,機臺約剩下有100分(值1,000元),我向開分小姐說要求
    洗分不玩了,開分員將我所把玩之機臺剩餘分數100分,將
    分數消掉後,開分員走到櫃臺將1,000元紙鈔放進空的香菸
    盒內再拿到店內廁所旁放置,因我之前曾在該店看過別的賭
    客兌換過金錢過程,我當時看見開分員將空的香菸盒放在廁
    所旁後,我就直接走過去後面廁所旁拿取該空菸盒內之1,00
    0 元,拿到錢後我就離開該店云云(見99偵2826號卷一第13
    頁,此部分用供彈劾證人本身之證述),則依其所指是在把
    玩電子遊戲機輸錢之情況下欲離開遊藝場而洗分換錢,是否
    於把玩電子遊戲機贏得分數時可以洗分兌換現金,仍未經證
    明,此種輸錢欲離去而同意給予洗分換錢之行為能否認為已
    構成賭博犯行,亦非無疑。且本件經警方於99年06月04日搜
    索該統帥遊藝場,扣得該店內監視系統電腦主機1部,有雲
    林縣警察局刑警大隊搜索、扣押筆錄在卷可稽(見99偵2826
    號卷一第31頁至第37頁),而公訴人亦未指出其內容發現有
    如證人林孟緯所述將兌換之現金放於香菸盒內放在廁所旁後
    由玩客取走之情形,則該統帥遊藝場是否真如證人林孟緯於
    偵查中所稱可以讓客人洗分換錢,亦令人存疑。
  2.證人許友議於檢察官偵訊時固證述:我有在統帥遊藝場洗分
    換錢過,該店可以讓客人洗分換錢,我不玩了之後,就告訴
    店員我要洗分換錢,店員就會將洗分後的現金,放置在口香
    糖空袋子內,並將該袋子放在店外面的公共電話上,店員告
    訴我先在外面等,俟店員將現金放置好後,我再過去該處拿
    取現金等語(見99偵2826號卷二第93頁)。惟其於本院審理
    時則證述:我有到統帥遊藝場去玩過2、3次,曾經有洗分換
    錢過1次,那次我開200元,沒有玩到,開分下去,我問1個
    矮矮胖胖的女店員,若我玩贏了是不是可以換錢,她說不可
    以,我就說我不要玩了,她說不行已經開下去,不玩沒辦法
    ,我說我沒玩,把錢還給我好了,她叫我去外面等,之後她
    就拿1 個口香糖的袋子,放在店外的公用電話上面,又跟我
    說錢放上面,叫我自己去拿,她就走了,我並沒有跟黃憲誠
    提過該店可以洗分換錢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72頁背面至第1
    81頁正面),已否認曾有在統帥遊藝場把玩電子遊戲機贏得
    分數後兌換現金之情形。而證人許友議於本院審理時之證述
    核與其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述並不一致,則何者可採,非有
    其他證據佐證,不足以判斷,尚難依其於檢察官偵訊時之不
    利證述,逕採為不利被告等人之認定依據。
  3.復證人林孟緯於檢察官偵訊時證述:當時洗分換錢給我的那
    一位小姐不是在場之林欣宜等語(見99偵2826號卷二第96頁
    ),於本院審理時亦證述:我說可以洗分換錢的那家電子遊
    藝場並沒有看過庭上的被告林欣宜、蕭雅方等語(見本院卷
    二第20頁背面);另證人許友議於檢察官偵訊時證述:當時
    換錢給我的是一位身材矮胖的小姐等語(見99偵2826號卷二
    第96頁),於本院審理時更明確證稱:當時洗分換錢的值班
    是個矮矮很胖的女店員,並非庭上的被告林欣宜及蕭雅方等
    語(見本院卷一第174頁背面、第179頁背面)。由上足見證
    人林孟緯、許友議所稱在電子遊藝場洗分換錢給他們之店員
    並非本案被告林欣宜或蕭雅方,則縱認證人林孟緯、許友議
    曾有在統帥遊藝場因把玩電子遊戲機贏得分數後兌換現金之
    情形,亦無法證明被告林欣宜、蕭雅方即有參與統帥遊藝場
    所經營之賭博犯行。又被告方永鴻於檢察官偵訊時供稱:統
    帥遊藝場在被查獲前該段期間,開分小姐僅有林欣宜及蕭雅
    方等語(見98偵2826號卷二第130頁至第131頁),而公訴人
    亦未舉證證明該統帥遊藝場確有證人林孟緯、許友議所指負
    責為他們洗分換錢之店員小姐存在,則證人林孟緯、許友議
    於偵查中所為證述未經其等所指負責洗分換錢之店員小姐之
    對質,其等證人所述尚難遽予採信。
  4.證人楊瑞和於檢察官偵訊時雖證稱:我經營電子遊藝場業約
    有7、8年,(計分卡是指未兌換現金?)一般而言,如果非
    熟客,我們就會給他們計分卡,讓他們下次再來玩,或者另
    有可能請他們拿計分卡到別的地方去兌換現金,例如檳榔攤
    等地;該卷附交班表(指扣案之交班表)表下有載明水果臺
    的積分,分數是累計的,依我們同業來看,一看就知道這是
    賭博性電玩,入表營額表示開分(筆錄誤載為「階」),出
    表營額表示換給客人的錢;該店的機臺一看就知道不是遊戲
    類,而是賭博類,因為不是遊戲性,而是賭博性等語(見99
    偵2826號卷一第139頁)。惟依電子遊戲機分類標準,電子
    遊戲機僅分為「益智類」、「鋼珠類(柏青哥)」、「娛樂
    類」,並無所謂「賭博性」電玩之分類。又證人楊瑞和於本
    院審理時證述:我也是電子遊戲場的負責人,從入行約有經
    營11年,我們有所謂的交班表,內容就是抄機臺上面的一些
    數字,類似遊戲總結最後的分數紀錄,交班表在全臺灣並沒
    有一致的標準,從本件扣案的交班表看不出來有在經營賭博
    性電玩,也看不出來這個電子遊藝場有跟人對賭可以換錢的
    情形,我們之前也是用計分的,到後來1、2年,客人說沒有
    換錢不來玩,我們才開始換錢,所以才會被抓到,我在偵查
    中並沒有說「出表營額表示換給客人的錢」這樣的話,出表
    營額是表示洗分,那個表依我們的作法,就是一個開分表、
    一個洗分表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83頁正面至第187頁正面)
    ,則指本件扣案之交班表所載「出表營額」僅表示洗分,尚
    無法看出該電子遊藝場是否可以兌換金錢、有無從事賭博性
    電玩之情形。且證人楊瑞和所經營之電子遊戲場是位在雲林
    縣斗南鎮,與本案統帥遊藝場毫無關聯,對於統帥遊藝場之
    經營亦無所知悉,則其於偵查中所為有關統帥遊藝場之證述
    僅係依其個人經驗所作之推測,是否真實可採,亦非無疑問
    ,尚難依憑其於偵查中之證述,遽為不利被告方永鴻等7人
    之認定。
  5.又公訴意旨雖指:本件扣案遊戲機具高達38台之多,當時購
    入之費用非低,店內所僱請員工有2名,且薪資自21,000元
    至23,000元不等,尚有其他水電費等支出,經營成本不可謂
    不高,如其經營方式乃客戶不續玩時,僅能換取積分卡下次
    再玩,所累積之分數不能兌換現金或任何物品,顯與賭客投
    注大量時間、金錢意在僥倖獲利之心態不符,焉能吸引心存
    僥倖賭客上門把玩,又如何能持續營業以支應其高額之成本
    ,而認被告方永鴻、林欣宜、蕭雅方所辯均不足採云云。惟
    證人楊瑞和於本院審理時已證述:我們之前也是用計分的方
    式經營電子遊戲場,叫客人分數寄在我們這邊,他下次要再
    來玩時,看他寄多少分數,就開給他玩等語(見本院卷一第
    186頁正面),足見確實有店家純粹以寄分卡之方式經營電
    子遊戲場之情形,而本件有計分卡扣案可佐,實難排除統帥
    遊藝場有以寄分卡經營之可能。況電子遊戲機可提供作為娛
    樂工具,亦可提供作為賭博之機具,純看供給者之心態為何
    ,而依公訴人上開之推論,所有電子遊戲場業者,為維持持
    續營業以支應其高額之成本,豈非均有從事賭博之行為?如
    此似非正論。
  6.被告黃憲誠於檢察官偵訊時固供稱:許友議以前跟我說該店
    (指統帥遊藝場)可以兌換現金,在聊天時告訴我的;我心
    裡知道該店經營賭博性電玩,鄉下地方的電動遊戲場大部分
    都是這樣云云(見99偵2826號卷一第121頁、第122頁、卷二
    第107頁),惟證人許友議於本院審理時,業已否認有告知
    被告黃憲誠該統帥遊藝場可以兌換現金之情(見本院卷一第
    178頁正面、背面),且依證人許友議於本院審理時就「可
    以兌換現金」一情所為之證述(見上開2.),亦難認統帥遊
    藝場有從事賭博之行為。另被告莊濠榮於檢察官偵訊時雖供
    稱:(你知道該處是有賭博性電玩?)大家都這麼說,(大
    家是指何人?)連老人家也這麼說,他們都知道要去那裡賭
    錢,大家的認為就是這樣,(你拿700元去那裡玩的目的?
    )一開始是想要贏錢云云(見99偵2826號卷二第13頁),然
    其隨即又供稱:(所以你知道該處可以兌現?)我不知道,
    因為有的店是不能換錢的,我不知道該店是否能換錢等語(
    見99偵2826號卷二第13頁),則既然不知道是否可以兌換現
    金,又如何去該店把玩電子遊戲機贏錢?如何去賭博?其前
    後所述顯然矛盾。
  7.又公訴人雖引用現場照片41張、扣案之機臺38臺、積分卡60
    張、現金6,800元、交班表5張等證物為憑,然該等證物只能
    證明被告方永鴻所經營之統帥遊藝場有以積分卡方式經營電
    子遊戲場業之行為,尚無法證明被告方永鴻等7人確有公訴
    人所指之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及聚眾賭博、在公眾得出入
    場所賭博財物之犯行。
  8.按刑法賭博罪係對合性之犯罪,須雙方對賭,且以賭博財物
    為其構成要件之一。本件統帥遊藝場之負責人即被告方永鴻
    、店員即被告林欣宜、蕭雅方與前往該遊藝場把玩電子遊戲
    機之玩者即被告吳賜生、林育成、黃憲誠、莊濠榮等人均否
    認有賭博之犯意,而被告吳賜生、林育成、黃憲誠、莊濠榮
    等人單純前往該遊藝場消遣、娛樂,並非不可能,公訴人亦
    未舉證證明其等雙方確有對賭財物之對合性犯意,依公訴人
    所提出之證據亦不足以證明玩者在該統帥遊藝場能以贏得之
    分數兌換成財物,是應認被告方永鴻等7人所涉上開賭博罪
    嫌不足以證明。
  9.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及說明,尚不足以令本
    院形成被告方永鴻等7人確有公訴人所指之意圖營利供給賭
    博場所及聚眾賭博或在公眾得出入場所賭博財物犯行之心證
    ,揆諸上開三之說明,本件被告方永鴻等7人被訴上開犯罪
    尚屬不能證明,自應為被告方永鴻等7人均無罪之諭知。
六、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文一偵查起訴,檢察官魏偕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17    日
                  刑事第六庭    法  官  廖國勝
 

姓 名:
所在縣市: (縣/市)
E-Mail:
手 機:
案件類別:
盡速連絡:


案情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