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法律諮詢    歡迎來電:04-23712155
法律小常識
   醫療糾紛案例賠償事件 2012-05-05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 98年度醫上易字第1號
上 訴 人 丙○○
訴訟代理人 吳淑芬律師
訴訟代理人 林松虎律師
視同上訴人 林仁卿即林新醫院
訴訟代理人 王秋霜律師
被 上 訴人 乙○○
訴訟代理人 莊慶洲律師
複 代 理人 甲○○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8年5月15日
臺灣台中地方法院97年度醫字第10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
於98年12月30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起訴主張略以主張:上訴人林仁卿為設址在台中市
    ○○路○段36號林新醫院之院長,同案上訴人丙○○係林新
    醫院之骨科醫師。被上訴人乙○○於民國92年7月6日因車禍
    至林新醫院就醫,經上訴人丙○○診斷為右側股骨幹閉鎖式
    骨折後,由上訴人丙○○施行手術,並以鐵釘及鐵板內固定
    術固定骨折處。嗣於93年7 月23日,被上訴人因骨折處已癒
    合,由上訴人丙○○施行拆除鐵釘及鐵板手術,且於手術中
    培養細菌,培養結果為綠膿桿菌,被上訴人因而住院觀察;
    於住院期間內之93年7月30 日,被上訴人開始發高燒,經診
    斷為傷口感染,且傷口有膿的形成,經再次細菌培養,培養
    結果仍為綠膿桿菌;於同年8月5日被上訴人出院,並持續至
    林新醫院門診追蹤治療,治療方式以換藥治療為主,由於傷
    口未見改善,上訴人丙○○又先後於同年9月1日及同年10月
    13日再次施行清創手術,之後再以門診追蹤治療,治療方式
    仍以換藥治療為主,但傷口仍未見改善。惟於同年10月13日
    之治療中,上訴人丙○○診斷被上訴人之病因已由原先初步
    認定的傷口筋膜發炎改為慢性骨髓炎,是時,上訴人丙○○
    本於其醫學知識及經驗,本應注意被上訴人於93年7月23日
    手術中,即已培養有綠膿桿菌細菌之生長,其後又數次自傷
    口培養出綠膿桿菌細菌,經過2個月之診療,傷口換藥均無
    效,且其初步認定之病因已由「傷口筋膜發炎」改成為「慢
    性骨髓炎」之情形下,再於同年10月13日做清創手術後,上
    訴人丙○○即應給予被上訴人規則之抗生素繼續治療,並加
    上至少4星期的抗生素處理,同時須密切追蹤感染指數,否
    則不易根除、容易復發,上訴人丙○○明知如此,依當時狀
    況,又無不能注意之情形,竟疏未注意,而未立即給予被上
    訴人規則之抗生素繼續治療,並加上至少四星期的抗生素處
    理,致使被上訴人骨髓炎之疾病日益加劇,更因傷口未見改
    善,而於93年11月29日,進行第三次之清創手術,被上訴人
    即因上訴人丙○○前述醫療疏失而延長骨髓炎之症狀,並延
    長治療時間,致受有生理機能不健全之傷害。嗣於93年12月
    2日,經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任王任賢會診後,
    亦判定為骨髓炎,被上訴人乃於93年12月30日轉診到中國醫
    藥大學附設醫院就醫,經該醫院於94年1月12日以核子醫學
    掃描檢查後,診斷出被上訴人上開傷勢係罹患「右股骨慢性
    骨髓炎」之疾病,並由該醫院感染科門診自94年1月17日起
    至94年4月11日止,給予密集之抗生素治療,被上訴人「右
    股骨慢性骨髓炎」之發炎指數方無升高之情形。被上訴人因
    上訴人丙○○延誤治療,致受有生理機能不健全之傷害,其
    醫療過程難謂無疏失,且該過失與被上訴人受有上述傷害間
    ,顯有相當因果關係。另一上訴人林仁卿即林新醫院身為醫
    院院長,竟疏未對於上訴人丙○○充足之監督,致使被上訴
    人受有上述之傷害,上訴人丙○○侵權事實明確,並經刑事
    判決認定在案,上訴人林仁卿即林新醫院與上訴人丙○○有
    僱傭關係,爰依民法第188條規定,求為命上訴人連帶賠償
    被上訴人精神慰撫金新台幣(下同)100萬元,並均自96年1
    月11日起至清償日止,依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聲明願供
    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原審判命上訴人連帶給付被上訴人
    40萬元,及均自民國96年1月6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計算之利息,而駁回被上訴其餘之訴(此部分未據聲明
    不服)。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提起上訴。被上訴人答辯聲明
    :上訴駁回;上訴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二、上訴人部分:
  (一)上訴人丙○○則以:
  1.伊於93年9月1日為被上訴人施行清創手術(下稱第1次清創
    手術),清理被上訴人大腿傷口上段發炎部分,因被上訴人
    X光片並無骨髓炎之跡象,而於手術施行過程亦未發現被上
    訴人發炎部分有向骨髓延伸之情形,乃診斷為肌肉筋膜發炎
    ,並以此為適當抗生素治療。嗣於同年10月13日,因被上訴
    人大腿傷口中段發炎回診,經伊培養細菌結果為綠膿桿菌而
    曾懷疑被上訴人可能為骨髓炎,然上訴人丙○○實際施行手
    術後(下稱第2次清創手術),發現被上訴人發炎範圍僅及
    於肌肉筋膜而未向骨髓擴散,且X光片之股骨組織並無暗影
    骨蝕現象,乃認定被上訴人應非骨髓炎,但為預防再度發炎
    ,乃安排長達7日之抗生素治療。因發炎情形已為控制,遂
    不再繼續延長抗生素療程。同年11月28日,被上訴人因大腿
    傷口下段發炎回診,伊亦懷疑可能為骨髓炎而施行清創手術
    (下稱第3次清創手術)及病理報告認可能為骨髓炎,遂會
    診中國醫藥學院感染科醫師王任賢,經其會診後認定應屬骨
    髓炎且有施以長達一個月第三線抗生素之必要,因而安排一
    個月點滴抗生素及持續口服抗生素之治療。
  2.按病患是否為骨髓炎應依據病患之X光片是否有骨蝕狀況、
    病患臨床狀況及藉由手術切開傷口觀察,非以培養綠膿桿菌
    為判斷方式,此並為96年12月27日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
    員會鑑定書(下稱第2次鑑定)所肯認。又依上述檢查方式
    認定有骨髓炎跡象,除抗生素治療外,尚須先為深度之骨髓
    清創手術,且抗生素治療並不以非第一線抗生素治療為必要
    ,僅於病情緊急、嚴重,需為非第三線抗生素治療時,經教
    學醫院感染科醫生會診確定有此必要(台中地區唯一之教學
    醫院感染症專科醫師為中國醫藥學院感染科醫師王任賢),
    始得為之。伊為被上訴人施行第一次及第二次清創手術時,
    依臨床病理報告、X光片及為被上訴人施行手術對傷口發炎
    情形之臨床診治,確實未認定係屬骨髓炎。既非認定被上訴
    人係屬骨髓炎,依一般肌肉筋膜發炎方式處置並無不當。伊
    於被上訴人出入院診斷書記載「右大腿慢性骨髓炎」乃因被
    上訴人傷口容易發炎,且若發炎情況未受控制,極易演變為
    骨髓炎,故開立診斷書為慢性骨髓炎,以為被上訴人安排相
    當於治療骨髓炎之較為長期抗生素治療療程。再者,第2次
    鑑定結果未認定上訴人丙○○於被上訴人整個診療過程有何
    不當之處置及主觀上有何過失,縱被上訴人於93年12月30日
    轉診至中國醫藥學院,並經核子醫學掃瞄認定為慢性骨髓炎
    ,但不得據此認定被上訴人早於轉診前,傷口之骨髓即有發
    炎之情形,亦不得認定伊早即知悉被上訴人係屬骨髓炎之病
    症。被上訴人並未因伊之醫療疏失致骨髓炎之疾病日益加劇
    ,而受有生理機能不健全之傷害。
  3.承上所述,被上訴人因右側大腿開放性傷口,而造成生理機
    能不健全之傷害並非伊所造成。被上訴人縱因此受有精神上
    的痛苦,亦應歸責造成被上訴人右側大腿開放性傷口之車禍
    肇事者,被上訴人請求100萬元之精神慰撫金,並不相當等
    語,資為抗辯。
  (二)上訴人林仁卿即林新醫院則以:系爭刑事一審判決經台灣高
    等法院台中分院97年度醫上易字第1064號上訴駁回判決確定
    ,認上訴人丙○○確有醫療疏失,但其中對被上訴人主張右
    膝關節攣縮、僵硬無法彎曲之傷害,認定並非上訴人丙○○
    之業務過失造成,被上訴人所受傷害為骨髓炎病情加劇,以
    此要求精神慰撫金100萬元,實嫌過高等語,資為抗辯。
  (三)上訴人上訴聲明:原判決關於上訴人敗訴之部分廢棄;上開
    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聲請均駁回;第
    一、二審訴訟費用均由被上訴人負擔。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上訴人丙○○於92、93年間,受雇於上訴人林仁卿所經營之
    台中市○○路○段36號林新醫院擔任骨科醫師。
  (二)被上訴人於92年7月6日因車禍至林新醫院就醫,經上訴人丙
    ○○診斷為右側股骨幹閉鎖式骨折後,由上訴人丙○○施行
    手術,並以鐵釘及鐵板內固定術固定骨折處。俟於93年7月
    23日,乙○○因骨折處已癒合,由丙○○醫師施行拆除鐵釘
    及鐵板手術,且於手術中培養細菌,培養結果為綠膿桿菌,
    被上訴人因而住院觀察;於住院期間內之93年7月30日,原
    告開始發高燒,經診斷為傷口感染,且傷口有膿的形成,經
    再次細菌培養,培養結果仍為綠膿桿菌;於同年8月5日被上
    訴人出院,並持續至林新醫院門診追蹤治療,治療方式以換
    藥治療為主,由於傷口未見改善,上訴人丙○○又先後於同
    年9月1日及同年10月13日再次施行清創手術,之後再以門診
    追蹤治療,治療方式仍以換藥治療為主,但傷口仍未見改善
    。
  (三)於93年10月13日之治療中,上訴人丙○○診斷被上訴人之病
    況於診斷證明書記載被上訴人之傷口為慢性骨髓炎,於同日
    做清創手術後,上訴人丙○○未給予被上訴人規則之抗生素
    繼續治療,並加上至少四星期的抗生素處理。被上訴人於93
    年11月29日,進行第三次之清創手術。
  (四)嗣於93年12月2日,被上訴人經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
    科主任王任賢會診後,判定為骨髓炎,乃於93年12月30日轉
    診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就醫,經該醫院於94年1月12日
    以核子醫學掃描檢查後,診斷出被上訴人上開傷勢係罹患「
    右股骨慢性骨髓炎」之疾病,並由該醫院感染科門診自94年
    1月17日起至94年4月11日止,給予密集之抗生素治療,被上
    訴人「右股骨慢性骨髓炎」之發炎指數方無升高之情形。
四、本院得心證之理由:
  (一)上訴人丙○○與上訴人林仁卿即林新醫院,對被上訴人是否
    應連帶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首應審究:(1)上訴人丙○
    ○於93年10月13日為被上訴人做清創手術後,依被上訴人之
    病況,是否未給予被上訴人規則之抗生素繼續治療,並加上
    至少四星期的抗生素處理?是否有醫療上之過失?(2)被上訴
    人是否因上訴人丙○○前述醫療疏失致使骨髓炎之疾病日益
    加劇,更因傷口未見改善,而於93年11月29日,進行第三次
    之清創手術,延長骨髓炎之症狀,並延長治療時間,致受有
    生理機能不健全之傷害?
  (二)經查,上訴人丙○○於93年10月13日被上訴人住院時親自書
    寫之住院紀錄(Admission Note)上即載明:「Impression
     :Chronic Osteomyelitis of right thigh」(意即右大
    腿慢性骨髓炎)。且自93年10月14日起至同年月20日止,每
    日之病歷記錄上亦均親筆記載被上訴人之病症為「Chronic
    Osteomyelitis of R't thigh」(臺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
    94年偵字第8934號偵查卷第31至36頁參照)。於93年10月13
    日、93年111月28日開立之診斷證明書「診斷欄」內,更載
    明係「右大腿慢性骨髓炎」(原審刑事卷第175頁、第176頁
    可稽)等情,有林新醫院提出之病歷第二冊所附之住院紀錄
    、病歷記錄及診斷證明書附於刑事卷可憑。另於93年10月13
    日之護理記錄亦記載「…病人因右大腿骨髓炎op次…」,
    於同年月20日之護理記錄則記載:「…此次,右大腿骨髓炎
    開刀數次,仍感紅腫情形…」,更有林新醫院提出之病歷第
    二冊所附之護理記錄附於刑事卷可查。衡情,以醫師與護理
    人員在病狀診斷之從屬關係而言,要非上訴人丙○○就被上
    訴人於93年10月13日至20日之住院病情,確實診斷為「右大
    腿慢性骨髓炎」,護理人員當無在護理記錄中記載被上訴人
    係該病症之可能。再者,被上訴人在林新醫院就診之病歷二
    冊及X光片46片經送請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結
    果,該委員會依93年10月13日住院、93年10月20日出院之出
    入院診斷及93年11月28日住院、93年12月30日出院之出入院
    診斷,均明確記錄為慢性骨髓炎,故認定上訴人丙○○於93
    年10月13日之診斷已改為慢性骨髓炎等情,亦有該委員會95
    年11月9日衛署醫字第0950216233號函所附之鑑定書(台中
    地方法院檢察署偵查卷,94偵字第8934號,第102至第105頁
     )、97年1月22日衛署醫字第0970205583號書函所附之鑑定
    書可資證明(原審刑事卷第102至第105頁)。綜合上情,上
    訴人丙○○於93年10月13日確實業已診斷出被上訴人之病因
    為「慢性骨髓炎」之事實,堪以認定。上訴人丙○○抗辯:
    其為被上訴人施行第一次及第二次清創手術時,依臨床病理
    報告、X光片及為被上訴人施行手術對傷口發炎情形之臨床
    診治,確實未認定係屬骨髓炎云云,並非可採。
  (三)上訴人丙○○為治療被上訴人,曾於93年9月1日、10月13日
    申報健保代碼48004C(<5cm),93年11月19日日申報健保
    代碼48005C(5-10cm),此等健保代碼係代表清創手術,
    代碼48004C為傷口小於5公分,代碼48005C為傷口約5至10公
    分。而被上訴人因右股骨幹骨折,經手術以鋼釘鋼板內固定
    後,最後住院拔釘,拔完釘後因傷口感染,最後變成骨髓炎
    之情形而言,此骨髓炎由於骨折處已癒合,其後續發展可能
    骨頭感染處會經數次清創手術,數週至數月抗生素治療,最
    後應會痊癒等情,亦有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97年1
    月22日衛署醫字第0970205583號函可參。足見被上訴人所患
    之慢性骨髓炎雖可能需歷經數次清創手術,但並非僅限健保
    代號64005(代表骨髓炎之死骨切除,包含股骨區域)之手
    術型態,上訴人丙○○以其於手術記錄上之健保代號係記載
    48004,並非64005。上訴人丙○○且稱被上訴人於93年10月
    13日第二次因傷口發炎而前往醫院就診時,上訴人丙○○僅
    係主觀上懷疑為骨髓炎,然於實施清創手術,清理傷口發炎
    部分時,並未發現其骨髓有發炎流膿之情形,故無法確定為
    骨髓炎;但為使告訴人獲得較長期適當之抗生素治療,故將
    診斷記載為慢性骨髓炎。實則被上訴人當時並未被確診為骨
    髓炎,其診療行為並無任何過失云云。然就骨髓炎之臨床症
    狀,及其診斷方式、一般處置方式等事項,經本院就係爭案
    件之刑事庭依上訴人聲請函請中華民國骨科醫學會說明略以
    :骨髓炎分急性及慢性骨髓炎,急性骨髓炎症狀為發燒、畏
    寒、局部紅腫熱痛等急生症狀,一般而言,常需掛急診處理
    ,以免發生敗血症。慢性骨髓炎則無上述急性症狀,但仍會
    局部腫痛,較能忍受,其至會局部流膿。急性骨髓炎無法單
    純以X光判斷,常需骨骼核醫掃瞄或磁振造影作輔助診斷。
    正確診斷則必須骨髓穿刺並做細菌培養方能證實。如診斷為
    骨髓炎,除了抗生素治療之外,醫師會根據病情,建議手術
    清創,甚至局部施以抗生素藥株以控制感染;高壓氧則適用
    在少數頑固慢性骨髓炎之病例等語,有該學會97年7月17日
    (97)骨醫哲字第227號函附於本院刑事卷可稽(97年度醫上
    易字第1064號),本件苟如上訴人丙○○所辯係懷疑並未確
    定告訴人罹患慢性骨髓炎,則依其醫學專業所知,理當進而
    尋求確診之道,即除X光檢驗外,另施以如上述骨髓穿刺並
    做細菌培養,以確定或排除骨髓炎,俾能為正確治療。乃其
    竟僅止於「懷疑」被上訴人罹患骨髓炎,而未為上述確診動
    作,另一方面又於診斷記載被上訴人人罹患慢性骨髓炎,卻
    未依治療常規,給予規則之抗生素繼續治療,並加上至少四
    星期之抗生素處理。其對於被上訴人之診療過程,難認無疏
    失之處。
  (四)上訴人丙○○於93年10月13日書立之用藥醫囑單上載明:使
    用「Genta-C 80mg/2ml/VIAL(Gentamicin)」,停止日期
    為93年10月20日,惟Genta-C(Gentamicin)是第一線之抗
    生素,並非專為治療慢性骨髓炎所用之抗生素,此由被上訴
    人於93年9月1日非因慢性骨髓炎由上訴人丙○○進行清創手
    術之住院期間,上訴人丙○○亦開立相同藥物予被上訴人服
    用,即可證之。且上訴人丙○○開立服用之期間即被上訴人
    該次住院期間(93年8月31日至同年9月5日),與上訴人丙
    ○○於93年10月13日開立上開藥物予被上訴人,亦係載明服
    用至出院日即同年月20日為止之情形,完全一致,足見上開
    藥物並非針對被上訴人所患之慢性骨髓炎特別開立之抗生素
    ,而係上訴人丙○○為病患施行清創手術,於病患住院期間
    ,為抑制發炎,通常會開立之藥物。此由被上訴人之後轉診
    至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後,因診斷病因為「右股骨慢性骨
    髓炎」,故自94年1月17日起至94年4月11日止,均使用「an
    tibi otics」治療(見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94年度偵字
    第8934號偵查卷第187、188頁),而非「Gentamicin」,益
    可證之。況且,上訴人丙○○開立「Gentamicin」予被上訴
    人服用之期間長短,端視該次被上訴人住院之久暫,上訴人
    丙○○抗辯:其於被上訴人出入院診斷書記載「右大腿慢性
    骨髓炎」乃因被上訴人傷口容易發炎,且若發炎情況未受控
    制,極易演變為骨髓炎,故開立診斷書為慢性骨髓炎,以為
    被上訴人安排相當於治療骨髓炎之較為長期抗生素治療療程
    云云,從而上訴人丙○○抗辯,其於93年10月13日手術結果
    ,發現被上訴人並非慢性骨髓炎云云,與其親書之各項病歷
    、診斷證明書之紀錄不合,要無足取。
  (五)上訴人丙○○於93年10月13日被上訴人住院時,既已診斷出
    被上訴人罹患「慢性骨髓炎」,詎於被上訴人於同年月22日
    出院後,迄至同年11月29日(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
    前開二次鑑定報告均誤為同年11月19日)再次安排清創手術
    之門診追蹤期間,治療仍以換藥為主,並未給予抗生素,被
    上訴人傷口因而未獲改善,致使被上訴人之骨髓炎加劇,延
    長骨髓炎之症狀,且另需於同年11月29日再度安排清創手術
    ,之後,上訴人丙○○始規則給予抗生素治療等情,此有林
    新醫院提出之病歷足資佐憑,復經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
    員會審閱上開病歷資料後,鑑定詳確(參該委員會於95年11
    月9日衛署醫字第0950216233號書函所附之鑑定書),上訴
    人丙○○對於其用藥情形亦不爭執。準此,上訴人丙○○明
    知對於慢性骨髓炎之患者應為適當且及時之清創手術,並加
    上至少四星期的抗生素處理,同時須密切追感染指數,否
    則不易根除,容易復發,竟於93年10月13日已診斷出被上訴
    人患有慢性骨髓炎後,未依一般醫療常規予以治療,導致原
    告之骨髓炎之症狀未能改善,進而需要進行另一次之清創手
    術,其所為治療行為,顯然有所疏失,至為明確。且原告所
    患之慢性骨髓炎病情亦因此而未能獲得改善,甚至需再實行
    清創手術,延長骨髓炎之病情及治療之時間,嚴重影響被上
    訴人生理機能之健全,更屬灼然,被上訴人所受傷害自與上
    訴人丙○○疏失之醫療行為有相當因果關係。
  (六)本件經送請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結果,亦認為
    上訴人丙○○於93年10月13日為被上訴人做清創手術並出院
    後,上訴人丙○○應予以規則之抗生素繼續治療,上訴人丙
    ○○對於病情雖未診斷錯誤,但給予換藥,並未持續給予抗
    生素治療,以致其骨髓炎加劇(意指延長骨髓炎之症狀,延
    長治療時間),其間有因果關係存在,故上訴人丙○○之治
    療行為,難謂無疏失之處等情,亦有該委員會前開二次鑑定
    書附於刑事卷可參。而被上訴人因上訴人丙○○前述醫療疏
    失而延長骨髓炎之症狀,並延長治療時間,致受有生理機能
    不健全之傷害,刑事責任部分經原審95年度醫易字第1號刑
    事判決判處有罪,上訴人丙○○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經本
    院97年醫上易字第1064號於97年9月18日駁回上訴確定。前
    開刑事卷所附之資料,並經本院調閱前揭刑事卷查核屬實,
    有刑事卷影本在卷可憑。上訴後,固函請中華民國骨科醫學
    會做鑑定,認為清創手術無法證明為慢性骨髓炎,當時無法
    確定被上訴人為慢性骨髓炎,七天抗生素之治療不致造成腎
    傷害云云,但該會之鑑定意見未考量本件已做過細菌培養,
    且該協會似認為做抽血及細菌培養就可以確定是否為慢性骨
    隨炎,而本件有做過兩次細菌培養,結果皆為綠膿桿菌,而
    綠膿桿菌應代表可能罹患慢性骨隨炎,故本院認為中華民國
    骨科醫學會之鑑定意見尚不足採。
五、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
    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
    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
    ,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
    第195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丙○○為被上
    訴人所為之醫療行為有前揭疏失,因而延長被上訴人骨髓炎
    之症狀,並延長治療時間,致被上訴人受有生理機能不健全
    之傷害,已如前述,被上訴人所受傷害顯與上訴人丙○○之
    醫療過失行為間有相當之因果關係,上訴人丙○○自應負侵
    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再按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
    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
    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
    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民
    法第188條第1項亦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丙○○於92、93年
    間,受雇於上訴人林仁卿所經營之林新醫院擔任骨科醫師,
    此為兩造不爭執之事實。上訴人丙○○受雇執行骨科醫療職
    務,為被上訴人從事醫療行為,因過失不法侵害被上訴人權
    利,其未能舉證證明其選任及監督上訴人丙○○職務之執行
    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基
    於其與上訴人丙○○間之僱傭關係,亦應負連帶賠償之責。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連
    帶賠償其所受之損害,於40萬元,及各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上
    訴人之翌日即上訴人丙○○自96年1月6日、上訴人林仁卿即
    林新醫院自96年1月11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
    分之5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之範圍內,於法有據,應予准許
    ,逾此範圍之請求,核屬無據,應予駁回。原審就此所為被
    上訴人勝訴之判決,核無不合,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
    聲明求為廢棄改判,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經核均與判決
    結果無影響,爰不分別斟酌論述,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
    、第78條、第463條、第392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   月  13  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 官  古金男
                     法 官  王重吉
                     法 官  鄭金龍
 

姓 名:
所在縣市: (縣/市)
E-Mail:
手 機:
案件類別:
盡速連絡:


案情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