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法律諮詢    歡迎來電:04-23712155
法律小常識
   請求損害賠償事件 2012-05-05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 99年度重上字第106號
上 訴 人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
法定代理人 乙○○
訴訟代理人 劉喜律師
被 上 訴人 甲○○
訴訟代理人 莊慶洲律師
複 代 理人 丙○○
複 代 理人 丁○○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民國99年5月4日臺
灣臺中地方法院98年度重訴字第461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
院於99年8月18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含追加之訴)駁回。
第二審(含追加之訴)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當事人、訴訟標的、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為訴之三要素
    ,訴之要素有變更或追加,即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楊建華著
    民事訴訟問題研析(四)第260頁參照)。又按當事人在第二審
    為訴之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固為(修正前,下同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三條第一項所規定,但依同法第四
    百六十條準用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他造於此項訴
    之追加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即應視為同意追加,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59號著有判例。再按民事訴訟法上所
    謂一事不再理之原則,乃指同一事件已有確定之終局判決而
    言。所謂同一事件,必同一當事人,就同一訴訟標的而為訴
    之同一聲明,若此之者有一不同,自不得謂為同一事件(最
    高法院90年度台抗字第221號裁判參照)。
二、查上訴人於原審主張依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
    提起本訴,於本院第二審追加民法第312條規定請求,而被
    上訴人於此項訴之追加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言詞辯論,有筆錄
    可稽(見本審卷第81頁),即應視為同意追加。又查,訴外
    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即台灣菱真電子材料股份有限
    公司之承當訴訟人(又台灣菱真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為台
    灣菱慶股份有限公司之承當訴訟人)曾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
    係,請求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損害賠償,並依民法第18
    8條、第184條等僱用人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帝嘉交通
    股份有限公司及司機甲○○連帶賠償,且經濟部加工出口區
    管理處,與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間,成立不真正
    連帶債務關係,並經法院判准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應給
    付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新台幣(下同)20,613,244元
    本息(下簡稱系爭本息),有本院調閱之台灣台中地方法院
    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本院96年度重上字第90號、98年度
    重上更(一)字第16號、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329號等卷宗
    (下均簡稱前案),核閱無誤(並詳見下列不爭執事項第(六)
    項)。查前案當事人及訴訟標的,核與本案當事人及訴訟標
    的均迥異,顯非同一事件,則被上訴人抗辯,上訴人業持前
    案確定判決書及債權轉讓證明書(即上訴人向新光產物保險
    股份有限公司清償前案系爭本息後,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
    公司將前案系爭本息債權讓與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
    作為執行名義,聲請法院強制執行被上訴人甲○○財產,再
    提起本件訴訟,有違一事不再理原則云云,顯有誤會。
貳、本件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判決,其認事用法均無不當
    ,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事實.證據及理由
    。又被上訴人於原審訴請原審被告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給
    付23,968,685元本息部分,業經原審判決勝訴在案,而帝嘉
    交通股份有限公司並未提起上訴,而告確定,合先明。
參、兩造上訴及答辯要旨:
一、本件上訴人主張:緣訴外人臺灣菱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菱
    慶公司)係上訴人在臺中縣潭子加工區內之廠商,菱慶公司
    於民國(下同)92年11月間因進口機器設備,欲運至潭子加
    工區內,故由上訴人於同年月18日委託原審被告帝嘉交通股
    份有限公司(下稱帝嘉公司)載運。詎帝嘉公司於同年月19
    日載運時,未依上訴人之指示使用50公分超低板架車載運,
    任由其指派司機即被上訴人甲○○駕駛車牌號碼KQ-986號85
    公分板架車載運,以致於搭載菱慶公司上揭機器設備後,因
    高度過高,於同日上午10時許,行經國道中山高速公路南下
    173公里又267公尺即大雅交流道處跨越陸橋時,撞及第3座
    跨越橋之底樑,於撞擊陸橋後碰撞所載運之9號箱,造成2號
    箱掉落路面並滾落邊坡,致2號箱之高壓箱內所置放之高壓
    真空爐體全毀,9號箱之貨物,亦受有損害(下簡稱系爭貨
    物)。查帝嘉公司受上訴人之委託載運菱慶公司之上揭機器
    設備,因帝嘉公司及被上訴人甲○○之疏忽未使用50公分超
    低板架車載運,以致發生碰撞毀損。又查訴外人謝幸三於96
    年2月16日在另案鈞院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損害賠償事件中
    證稱略以:伊有打電話找被上訴人帝嘉公司林傳全,請他們
    幫忙載運另一個比較高的平板貨櫃,電話中伊有把捆包明細
    上貨物的高度告訴他,請他用50公分低板架幫忙載運,伊打
    電話的時候,章青峰也在場等語,足見上訴人人員謝幸三已
    向被上訴人帝嘉公司人員林傳全告知進口貨物捆包之高度,
    及要求使用50公分低板架車載運,則被上訴人帝嘉公司自應
    遵守與注意,是帝嘉公司與被上訴人甲○○應負全部責任。
    又訴外人章青峰於同日在上開民事案件中證稱略以:謝幸三
    有當我的面打電話給被上訴人帝嘉公司調50公分的低板車運
    送這個平板櫃等語,足見係被上訴人帝嘉公司違反注意義務
    ,自應負全部責任。另案鈞院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民事判
    決,判處上訴人應給付訴外人臺灣菱真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
    司(下稱菱真公司,為該案菱慶公司之承擔訴訟人)17,706
    ,250元,及自95年3月23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
    之五計算之利息;另案鈞院98年度重上更(一)字第16號民事判
    決,判處上訴人應再給付訴外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新光保險公司,為該案菱真公司之承擔訴訟人)2,90
    6,994元,及自95年3月23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
    之五計算之利息。就上開判決所判命給付之利息部分,上訴
    人與新光保險公司於99年1月21日協商以3,355,441元計算。
    上訴人旋於同年2月1日基於前揭確定判決與利息協商結論,
    向新光保險公司給付23,968,685元,是上訴人共受有損害
    23,968,685元(計算式:17,706,250+2,906,994+3,355,4
    41=23,968,685)。又上訴人基於與菱慶公司間運送契約,
    對於上開機器貨物,既有保管及安全維護義務,且上訴人對
    於機器貨物仍屬基於民法第941條規定之間接占有人之地位
    ,則因被上訴人甲○○過失造成機器貨物等毀損,上訴人亦
    屬受害人,故甲○○對上訴人亦應負民法第634條運送人賠
    償義務及第184條第1項前段之侵權賠償責任。再者,上訴人
    業據前案判決代位清償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
    新光保險公司)23,968,685元(含本金20,613,244元及利息
    3,355,441元),業如前述,是於第二審追加民法第312條第
    三人清償之代位請求權。為此依債務不履行損害請求權、侵
    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及民法第312條三人清償之代位請
    求權等三種法律關係請求法院依選擇合併,為擇一判決等詞
    。並求為判決:(一)原判決不利於上訴人部分廢棄。(二)上廢棄
    部分,被上訴人甲○○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貳仟參佰玖拾陸
    萬捌仟陸佰捌拾伍元,及其中貳仟零陸拾壹萬仟貳佰肆拾
    肆元自民國九十九年二月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
    五計算之利息。(三)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甲○○負
    擔。(四)上訴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上訴人則以:查本件上訴人承攬菱真公司(即菱慶公司)
    之貨品,並將系爭貨品交由帝嘉公司運送。帝嘉公司接獲指
    示後,曾向上訴人表示第2號箱之貨品高度達373公分,而帝
    嘉公司現有之拖板車最低為85公分,估算後,認為通行有困
    難,希望能拆櫃降低高度運送,然上訴人以拆櫃運送依法不
    合為由,未准被上訴人之請求,致被上訴人仍以85公分高之
    板車拖運,因此肇致貨物受損。按承攬運送人除契約另有訂
    定外,得自行運送物品,民法第663條定有明文。是上訴人
    為承攬運送人,有權行使上開介入權,然上訴人得知帝嘉公
    司陳述之情狀後,仍未盡其承攬運送人應盡之注意義務,任
    令被上訴人運送第2號箱之貨品,因此致生損害,是上訴人
    就本件事故之發生與有過失至明。又按負契約上債務不履行
    責任者,須為契約之當事人,非為契約當事人者,自不負契
    約之責,經查被上訴人甲○○雖為帝嘉公司運送系爭機器,
    然其應為帝嘉公司之履行輔助人(民法第224條參照),自不
    應代帝嘉公司履行其契約上之義務,即成為契約之主體,職
    此,上訴人對甲○○主張運送契約之債務人不履行責任,顯
    無理由。又按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所保護之法益,原則上
    限於權利(固有利益),而不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特別是
    學說上所稱之純粹經濟上損失或純粹財產上損害,而被上訴
    人並非係侵害上訴人之權利,上訴人所受之損害亦僅為純粹
    經濟上損失,是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之責,洵屬無據等語,資為抗辯。並求為判決駁回對造之上
    訴。
肆、法官協議兩造爭點整理(見本審卷第29頁至第30頁反頁):
一、兩造不爭執事項:
  (一)菱慶公司於92年11月間自日本進口真空高壓燒成爐,並經由
    海運運抵臺中港,經菱慶公司以捆包明細表之記載告知上開
    設備分裝各箱尺寸後,委由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儲運服
    務中心臺中儲運所(嗣由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於臺中地
    方法院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案件承受訴訟)轉運至臺中潭
    子加工出口區臺中儲運所,臺中儲運所又委由帝嘉公司運送
    ,該公司指派司機甲○○駕駛KQ-986號拖板車於92年11月19
    日運送,行經國道中山高速公路南下173公里處即大雅交流
    道跨越陸橋時,因裝載系爭爐體之第2號箱,撞擊跨越陸橋
    ,致系爭真空高壓爐設備編號第2號箱受撞擊後再碰撞第9號
    箱,致使第2號箱掉落路面並滾落邊坡而有受損。
  (二)系爭貨物自日本進口分裝編號1號箱至15號箱,全部委託加
    工出口區管理處運送,其中2、9、12號箱由帝嘉交通公司再
    承運,其他的貨箱是由加工出口區自行運送。
  (三)依捆包明細表所載2、9、12號箱,其中高度最高者為2號箱3
    73公分。
  (四)菱慶公司委託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台中儲運所運送系爭貨物,
    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台中儲運所再委由帝嘉公司運送2、9、12
    號箱,所告知貨物最高高度373公分。
  (五)運送2號箱的平板貨櫃高度65公分,低板拖車高85公分。
  (六)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原告台灣
    菱真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即台灣菱慶股份有限公司之
    承當訴訟人)與被告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等間損害賠償
    ,判決主文如下:
  「被告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壹仟柒佰柒
    拾萬陸仟貳佰伍拾元,及自民國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起至
    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甲○○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
    壹仟柒佰柒拾萬陸仟貳佰伍拾元,及自民國九十五年三月二
    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前二項所命之給付,如其中一被告已為給付,其餘被告於其
    給付金額之範圍內,免給付之義務。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新臺幣壹拾陸萬參仟零壹拾參元由被告連帶負擔;
    其餘新臺幣壹拾萬捌仟陸佰柒拾伍元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於原告以新臺幣伍佰玖拾萬參仟元為
    被告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以新臺幣壹仟柒佰柒拾
    萬陸仟貳佰伍拾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嗣經上訴二審,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96年度重上
    字第90號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臺灣菱真電子材料股
    份有限公司之承當訴訟人)與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等間
    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判決主文如下: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後開第二
    、三、四項之訴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聲請,暨訴訟費用
    之裁判均廢棄。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應再給付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
    司新台幣參佰貳拾萬玖仟肆佰伍拾貳元,及自民國九十五年
    三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應再連帶給付新光產物保險
    股份有限公司新台幣參佰貳拾萬玖仟肆佰伍拾貳元,及自民
    國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
    算之利息。
    前二項所命給付,如其中一項已為給付,另一項於其給付金
    額之範圍內,免給付之義務。
    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其餘上訴駁回。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
    之上訴均駁回。
    第一審訴訟費用及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
    限公司上訴部分,由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負擔
    百分之三十,餘由被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帝嘉
    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連帶負擔。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
    上訴部分,由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帝嘉交通股份有限
    公司及甲○○連帶負擔。
    本判決所命給付,於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新
    台幣壹佰零柒萬元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帝嘉交通股
    份有限公司及甲○○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經濟部加工出
    口區管理處、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如以新台幣參
    佰貳拾萬玖仟肆佰伍拾貳元為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
    公司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嗣經上訴三審,最高法院九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三二九號上訴
    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與被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
    限公司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判決主文: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再給付及駁回上訴人之上訴暨該訴訟費
    用部分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嗣經發回二審,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8年度重上更(一)字第
    16號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台灣菱真電子材料股份有
    限公司之承擔訴訟人)與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間損害賠
    償事件,判決主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公司下開第二項之
    訴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聲請,暨訴訟費用之裁判除確定
    部分外均廢棄。
    被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應再給付上訴人新光產物
    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新台幣貳佰玖拾萬陸仟玖佰玖拾肆元,及
    自民國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前項所命給付,如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
    ○○已為給付,於其給付金額之範圍內,被上訴人經濟部加
    工出口區管理處免給付之義務。
    第一、二審及發回前第三審訴訟費用除確定部分外,由上訴
    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負擔百分之十,餘由被上訴人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負擔。
    本判決所命給付,於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新
    台幣玖拾柒萬元為被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供擔保
    後,得假執行;但被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於假執
    行之標的物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以新台幣貳佰玖拾萬
    陸仟玖佰玖拾肆元為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供擔保後,得免為
    假執行。
    上訴人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其餘上訴駁回。
    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之上訴駁回。」
    上開事件並已於99年1 月26日判決確定。(並經本院調閱上
    開全卷,核閱無誤)
  (七)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因前揭不爭執事項(一)所述事故,遭
    新光保險公司據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8年度重上更(一)字第
    16號民事判決求償確定,於99年2月1日共給付新光保險公司
    23,968,685(含本金20,613,244元及利息3,355,441元)(
    詳見原證十三;原審卷第110頁)。
二、兩造爭執事項:
    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得否依據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
    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甲○○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伍、得心證之理由:
一、查菱慶公司於92年11月間自日本進口真空高壓燒成爐,並經
    由海運運抵臺中港,並委由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儲運服
    務中心臺中儲運所(嗣由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於臺中地
    方法院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案件承受訴訟)轉運至臺中潭
    子加工出口區臺中儲運所,臺中儲運所又委由帝嘉公司運送
    ,該公司指派司機甲○○駕駛KQ-986號拖板車於92年11月19
    日運送,行經國道中山高速公路南下173公里處即大雅交流
    道跨越陸橋時,因裝載系爭爐體之第2號箱,撞擊跨越陸橋
    ,致系爭真空高壓爐設備編號第2號箱受撞擊後再碰撞第9號
    箱,致使第2號箱掉落路面並滾落邊坡而有受損。嗣新光產
    險公司輾轉承當菱慶公司上開權利,並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
    係,請求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損害賠償,同時依民法第
    188條、第184條等僱用人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帝嘉交
    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連帶賠償,且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
    理處,與帝嘉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及甲○○間,成立不真正連
    帶債務關係,並經法院判准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應給付
    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0,613,244元系爭本息確定在案
    。有本院調閱之台灣台中地方法院94年度重訴字第513號、
    本院96年度重上字第90號、98年度重上更(一)字第16號、最高
    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329號等卷宗,核閱無誤,並詳見上開
    不爭執事項第(六)項。嗣上訴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據前
    案確定判決給付新光產險公司23,968,685(含本金20,613,2
    44元及利息3,355,441元),亦為兩造所不爭執,自屬實在
    。
二、又上訴人主張伊於上開時地,委託帝嘉公司運送系爭貨物,
    因帝嘉公司司機甲○○過失,致其遭新光產險公司前案請求
    損害賠償敗訴確定,為此依債務不履行損害請求權、侵權行
    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及民法第312條三人清償之代位請求權
    等三種法律關係請求法院依選擇合併,為擇一判決云云,然
    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是本件首應審究者,厥
    為上訴人上開請求,是否有理由?茲分述如下:
  (一)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民法
    第634條前段固定有明文。然苟非運送契約之運送人,自無
    庸負運送之賠償之責。經查系爭貨物乃菱慶公司全部委由上
    訴人運送,上訴人再委由帝嘉公司承運,帝嘉公司再指派該
    公司司機甲○○駕駛KQ-九八六號拖板車運送等情,業經前
    案確定判決認定無誤,有該判決書可考,則運送契約之當事
    人,存在於菱慶公司與上訴人間,及上訴人與帝嘉公司間,
    被上訴人甲○○僅係帝嘉公司之履行輔助人而已(民法第22
    4條參照),即被上訴人與上訴人間並無任何債權債務關係
    ,自不負債務不履行之責。
  (二)又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
    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復按債務不履行與侵
    權行為在民事責任體系上,各有其不同之適用範圍、保護客
    體、規範功能及任務分配。債務不履行(契約責任)保護之
    客體,主要為債權人之給付利益(履行利益)(民法第199
    條參照),侵權行為保護之客體,則主要為被害人之固有利
    益(又稱持有利益或完整利益)(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參
    照),因此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所保護之法益,原則上限
    於權利(固有利益),而不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特別是學
    說上所稱之純粹經濟上損失或純粹財產上損害,以維護民事
    責任體系上應有之分際,並達成立法上合理分配及限制損害
    賠償責任,適當填補被害人所受損害之目的(王澤鑑著一般
    侵權行為2006年7月版第110頁及最高法院著有98年度台上字
    第1961號判決可資參照)。申言之,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
    之規定,以權利之侵害為侵權行為要件之一,故侵害既存法
    律體系所明認之權利,始構成侵權行為。然查本件上訴人依
    侵權行請求被上訴人賠償者,係上訴人因前揭不爭執事項所
    述事故,遭新光保險公司據前案判令給付新光保險公司23,9
    68,685元之損害。此項損害非因人身或物被侵害而生之損害
    甚明,核其性質僅係財產上之不利益,乃屬純粹經濟上損失
    ,並非民法第18 4條第1項前段所保護之客體(權利),其
    逕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洵屬無
    據。又按質權人、承租人、受寄人或基於其他類似之法律關
    係,對於他人之物為占有者,該他人為間接占有人,修正前
    民法第941條亦定有明文。然查上訴人與帝嘉公司間,就運
    送之系爭貨物,並無民法質權人、承租人、受寄人或基於其
    他類似之法律關係,自非該貨物之間接占有人至明。是上訴
    人主張伊為系爭貨物之間接占有人,被上訴人應負侵權行賠
    償之責云云,顯有誤會。
  (三)又按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為清償者,得按其限度
    ,就債權人之權利,以自己之名義代位行使,固為民法第三
    百十二條本文所明定。惟此規定,僅於第三人為清償時,有
    其適用。若清償人即為債務人時,自不在本條適用之列(最
    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2302號裁判參照)。查上訴人清償新
    光產險公司系爭貨物損害,乃肇因上訴人前案敗訴確定在案
    ,已如前述,而其敗訴理由乃上訴人為前案運送人契約之債
    務人(民法第634條參照),亦如前述,並有前案判決書可
    參,則上訴人清償新光產險公司系爭貨物損害,顯非居於第
    三人身份代位清償,自不能對被上訴人主張民法第312條三
    人清償之代位請求權至明。
三、綜上,上訴人主張依債務不履行損害請求權、侵權行為損害
    賠償請求權,及民法第312條三人清償之代位請求權等三種
    法律關係請求法院依選擇合併,為擇一判決云云,均無理由
    。
陸、綜上所述,本件上訴人主張依債務不履行損害請求權、侵權
    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及民法第312條三人清償之代位請求
    權等三種法律關係請求法院擇一判決被上訴人給付上訴人新
    台幣貳仟參佰玖拾陸萬捌仟陸佰捌拾伍元,及其法定遲延利
    息,均不足採,被上訴人抗辯,尚屬可信。是原審就此部分
    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及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並無不合。
    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又查上訴人前於原審已為假執行之聲請,並經原審判
    決駁回此部分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則於第二審即本院維
    持原判時,無庸再為駁回假執行之聲請。
柒、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
    均與本院心證之形成,不生影響,爰不一一再加以論述,併
    此明。
捌、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四
    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9    年    9     月    8     日
                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  官  吳火川
                                    法  官  胡景彬
                                    法  官  陳繼先
 

姓 名:
所在縣市: (縣/市)
E-Mail:
手 機:
案件類別:
盡速連絡:


案情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