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法律諮詢    歡迎來電:04-23712155
法律小常識
   請求所有權移轉登記事件 2012-05-05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 100年度上字第118號
上 訴 人 林益輝兼林廖月之.
      林益土兼林廖月之.
      林淑暖兼林廖月之.
      林淑惠兼林廖月之.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林邦賢律師
被上訴人  林益祺
訴訟代理人 林宜慶律師
複代理人  莊慶洲律師
      陳浩華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所有權移轉登記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100年1月21日臺灣臺中地方法院99年度訴字第1961號第一審判決
提起上訴,本院於100年6月14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一、上訴人主張:
  (一)先位之訴:
  1.緣坐落台中市○區○○段第22-1地號、地目田、面積340 平
    方公尺土地(下稱系爭土地),原為原審原告林廖月〈原審
    判決送達後,即民國(下同)100年2月9日死亡〉之先夫與
    上訴人林益輝、林益土、林淑暖、林淑惠之先父即訴外人林
    元樟,與林元樟之胞兄即訴外人林元邦所共有,共有比例林
    元樟應有部分4分之3;林元邦應有部分4分之1。又被上訴人
    與上訴人林益輝、林益土、林淑暖、林淑惠本為手足關係,
    嗣被上訴人於58年5月28日經林元邦收養,並於78年6月13日
    繼承登記取得養父林元邦名下系爭土地4分之1之持分。茲因
    林元樟晚年罹患失智症,伊對於日常生活事務已無辨識處理
    能力,被上訴人竟趁機盜用其生父林元樟所持有之系爭土地
    所有權狀及印鑑章,偽造渠等間之買賣契約書(下稱系爭契
    約),將林元樟所持有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3,於97年2月1
    4日辦理過戶,並於同年3月10日移轉登記予被上訴人。因系
    爭契約既係被上訴人所偽造,則該契約自屬無效,上開移轉
    登記之行為亦屬無效,是系爭土地4分之3之應有部分仍屬林
    元樟所有。
  2.上訴人係至被繼承人林元樟於99年1 月27日過世後,始發現
    系爭土地持分業於97年3月10日遭被上訴人盜用林元樟系爭
    土地所有權狀及印鑑章等資料偽造辦理登記予自己名下。按
    林元樟過世後,其就系爭土地持分之所有權利應由上訴人概
    括繼承。惟雖屢經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將系爭土地原屬於林
    元樟之應有部分返還,惟被上訴人均置之不理。上訴人爰依
    民法第767條第1項物上請求權規定,提起本訴。並為先位聲
    明:被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應有持分4分之3,於97年3月10
    日以買賣為原因所為之移轉登記予以塗銷。
  (二)備位之訴:
    退步言之,縱認系爭土地持分之買賣並非偽造不實,惟被上
    訴人迄今仍未給付系爭契約所載之買賣價款新台幣(下同)
    408萬元,是上訴人基於承受被繼承人林元樟就系爭土地持
    分之買賣價金請求權,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上揭買賣價金408
    萬元,作為本件備位之主張及請求。並為備位聲明:被上訴
    人應給付上訴人408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並陳明願供擔保,請
    准宣告假執行。
  (三)對於被上訴人抗辯之陳述略以:
  1.被上訴人主張系爭契約確屬真實,且已給付買賣價金75萬元
    等情,雖舉證人吳庭樟為證,惟觀吳庭樟之證詞不僅前後不
    一且不合常理,況其就當初系爭土地持分辦理過戶之證件,
    係由何人提出及交付?被上訴人給付第二次買賣價金35萬元
    之時間?吳庭樟當時是否有清點買賣價金等部分情節,均與
    被上訴人之陳述不相符,則其所為證詞自難採信。
  2.又依吳庭樟之證述內容,可知在簽約當日即97年2 月14日始
    由代書計算並建議買賣價金為75萬元,在此之前買賣價金尚
    不確定,惟被上訴人竟於97年1月3日、31日已自銀行提領3
    萬元、10萬元,並於97年1月21日、28日向訴外人張芳達借
    款10萬元、14萬元,另於97年2月4日向訴外人陳滄明所負責
    之吉順開發電子有限公司(下稱吉順公司)借款35萬元,顯
    不合常情。尤其,被上訴人向訴外人張芳達、陳滄明之借款
    均以現金交付,並在簽約日期尚未確定時,即借款且全部置
    放在家裡,更不合常理。是上訴人否認被上訴人向訴外人張
    芳達、陳滄明之上開借貸,又縱認有其借貸,亦不足以證明
    被上訴人有給付買賣價金予林元樟。
  3.原法院向台中市東區戶政事務所函調印鑑登記證明申請書,
    其中委託書關於林元樟之簽名部分,上訴人否認係林元樟筆
    跡。又觀卷附系爭土地登記申請書中 (6)附繳證件欄內記載
    「印鑑證明1份」,顯見辦理系爭土地之過戶僅需印鑑證明1
    份,然卷附委託書上所載,被上訴人竟請領4份印鑑證明,
    由此可見,上開印鑑證明顯為被上訴人所冒領使用。又原審
    原告林廖月係林元樟之配偶,而在林元樟生前,均由伊陪伴
    並照顧,惟林廖月從未聽聞林元樟欲將系爭土地持分出賣予
    被上訴人之事,更未收到及見過被上訴人所交付之上開二次
    買賣價金。更何況林元樟亦無將系爭土地持分出賣予被上訴
    人之理,蓋若要過戶於被上訴人,林廖月如知道被上訴人尚
    需向他人借款,以給付買賣價金,亦不會向伊收取任何價金
    ,逕可以贈與登記予被上訴人,是被上訴人主張系爭土地持
    分係林元樟同意出賣且其買賣價金為75萬元等情,均非屬實
    。
  4.退而言之,縱認系爭土地持分之買賣並非虛偽不實,惟按民
    法第758條第1項規定:「不動產物權,依法律行為而取得、
    設定、喪失及變更者,非經登記,不生效力」;第2 項規定
    :「前項行為應以書面為之」。查系爭土地持分既以卷附買
    賣契約書為過戶登記之依據,又依該買賣契約書上所載之買
    賣金額為408萬元,即足認本件買賣價金應為408萬元,尚難
    憑被上訴人及證人吳庭樟空言買賣價金為75萬元,及以並非
    辦理過戶之書面(即不存在之買賣契約書),而否認本件買
    賣之價金為408萬元,若非如此,豈不是影響交易秩序及地
    政機關管理之正確性,且鼓勵被上訴人投機取巧,茲被上訴
    人因明知系爭土地係屬公園預定地,如依75萬元申報,恐影
    響將來減少土地徵收之補助款,因此,本件如認被上訴人已
    給付買賣價金75萬元,則被上訴人仍需給付333萬元予上訴
    人。
二、被上訴人則略以:
  (一)先位之訴部分:
  1.系爭土地已被列為公園預定地,因將來會被徵收且為畸零地
    ,故價值不高;此外,系爭土地之地價稅原應由林元樟繳納
    ,嗣因其無法繳納,才將系爭土地之持分以75萬元之價格出
    賣予被上訴人,並分成定金40萬元、尾款35萬元,於處理本
    件買賣土地事宜之代書面前交給林元樟。
  2.至林元樟之精神狀況,其係於98年5月25日至澄清醫院平等
    院區腦部開刀後,始生失智情形。於上開手術前,亦即被上
    訴人與其訂立系爭契約並為移轉登記時,其行動雖不便,然
    神智清楚與常人無異。至上訴人所提出之99年7月2日澄清醫
    院診斷證明書所載略以:訴外人林元樟曾於96年7月18日至
    96年7月19日住院2日云云,實則林元樟當時係因感冒而住院
    2日。則上訴人主張林元樟晚年罹患失智症,對於日常生活
    事務無辨識處理之能力,被上訴人趁機盜用林元樟系爭土地
    所有權狀及印鑑章,偽造買賣契約書云云,顯非實在。另關
    於本件申辦印鑑證明部分,當初確實由林元樟委託被上訴人
    辦理,林元樟亦有親筆簽名及蓋章。
  (二)備位之訴部分:
  1.如上所述,林元樟因無力繳納系爭土地之地價稅;又因系爭
    土地業經台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編列為公園預定地中之兒童
    遊樂場,且為畸零地,將來縱遭台中市政府徵收,價值亦不
    高,況實務上政府徵收總是因無預算而遙遙無期施延數十年
    以上者比比皆是;復因被上訴人雖經林元邦收養,然自78年
    起迄至92年間,仍獨自繼續扶養生父林元樟及生母林廖月,
    至92年間因分家,被上訴人始與上訴人林益土按月輪流扶養
    林元樟及林廖月,被上訴人並無因收養即棄生父不顧之事實
    ,故林元樟已數次提及欲將系爭土地中其應有部分售予被上
    訴人,是林元樟乃叫被上訴人委請代書至位於台中市東區十
    甲巷30弄23號住處洽談。因系爭土地已被編列為公園預定地
    之兒童遊樂場,依現行實務一般民間收購公共設施保留地,
    係用以抵稅,否則對購買者並無實益,故一般民間收購公共
    設施保留地之價格約在公告現值10分之1至10分之2間,國稅
    局認定之成交價亦同。故以系爭土地公告現值16,000元之10
    分之1至10分之2計算,系爭土地1平方公尺市價約1,600元至
    3,200元間,而系爭土地面積為340平方公尺,換算林元樟4
    分之3應有部分之面積為255平方公尺,是其應有部分之價值
    約在40萬8千元至81萬6千元間,另因255平方公尺換算面積
    為77.1375坪,故吳庭樟遂建議以1坪1萬元,並以75坪整數
    計算系爭契約之價金,經林元樟及被上訴人同意後,吳庭樟
    乃請林元樟準備相關移轉登記文件。
  2.茲因被上訴人資金不足,乃分別於97年1月3日、31日自被上
    訴人設於台中銀行北太平分行活期性存款帳戶內分別提領3
    萬元、10萬元;另向友人即訴外人張芳達借款,由張芳達分
    別於97年1月21日、28日自其設於合作金庫銀行精武分行帳
    戶內分別領取現金10萬元、14萬元交付被上訴人,加計當時
    農曆過年即將到來,家中另有現金3萬元,以上共計40萬元
    ,作為買受系爭土地之定金。97年2月初,被上訴人於代書
    吳庭樟至被上訴人上開住處領取移轉登記相關文件時,親自
    將上開40萬元定金清點後交付吳庭樟,吳庭樟再當林元樟之
    面清點予林元樟審視無訛後交林元樟以紙袋收訖無訛。嗣被
    上訴人另向友人陳滄明借貸35萬元,由陳滄明於97年2月4日
    自其任負責人之吉順公司設於新光商業銀行十甲分行帳號帳
    戶內提領現金35萬元交付被上訴人,被上訴人先放置家中,
    經吳庭樟告知其已將移轉登記資料送件,並於97年2月下旬
    某日下午至同上處所,由被上訴人親自將尾款35萬元現金清
    點後交付吳庭樟,吳庭樟再當林元樟之面清點予林元樟審視
    無訛後交林元樟以紙袋收訖無訛。而吳庭樟於辦理系爭土地
    持分移轉登記時,因認所附之系爭契約書應按公告現值書寫
    ,否則賣價低於公告現值,會遭稅捐稽徵機關課徵增值稅,
    故載明為408萬元。故被上訴人確已支付系爭土地之價金75
    萬元予林元樟,是上訴人逕以系爭土地買賣總價款為408萬
    元,且被上訴人迄今仍未給付云云,備位訴請被上訴人給付
    系爭土地之買賣價金,亦並無理由。
  (三)並聲明:上訴人之訴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
    告免為假執行。
三、原審審酌兩造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後,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
    ,上訴人對原審判決不服,提起上訴,兩造於本院各自聲明
    如下:
  (一)上訴人部分:(甲)先位聲明:1.原判決廢棄。2.被上訴人應將
    系爭土地應有持分4分之3,於97年3月10日以買賣為原因所
    為之移轉登記予以塗銷。(乙)備位聲明:1.原判決廢棄。2.被
    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408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
    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3.願供擔保,請
    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上訴人部分:1.上訴人之上訴、備位之上訴及假執行之聲
    請均駁回。2.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
四、本件兩造於原審整理簡化爭點,其結果如下:
  (一)不爭執之事項:
  1.系爭土地原為上訴人之被繼承人林元樟(即原審原告林廖月
    之夫,上訴人林益輝、林益土、林淑暖、林淑惠之父,亦為
    被上訴人之生父),與林元樟之胞兄林元邦所共有,林元樟
    應有部分為4分之3、林元邦應有部分為4分之1。嗣被上訴人
    於58年5月28日經林元邦收養,並於78年6月13日繼承登記取
    得養父林元邦名下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1。
  2.被繼承人林元樟於99年1月27日過世,其名下所有系爭土地
    應有部分4分之3,於97年3月10日,以買賣為登記原因,辦
    理移轉登記予被上訴人。
  3.97年1月11日系爭委任書上、辦理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3
    過戶資料上,所蓋「林元樟」印章之印文與林元樟所有印鑑
    章相符。
  4.系爭土地為地目田、面積340平方公尺,業經台中市政府都
    市發展處編列為公園預定地之兒童遊樂場。
  5.對台中市地方稅務局大智分局及澄清綜合醫院平等院區函覆
    原法院相關資料,兩造均無意見。
  (二)爭執之事項:
  1.系爭土地持分之買賣契約是否偽造,而有虛偽不實之情事?
    申言之,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3,於97年3月10日所為買
    賣移轉登記行為是否無效?
  2.系爭土地持分之賣賣契約如為屬實,其買賣價金數額為何?
    被上訴人是否業已付訖?
五、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
    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次按民事訴訟如係由上訴
    人主張權利者,應先由上訴人負舉證之責,若上訴人先不能
    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上訴人就其抗辯
    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上訴
    人之請求(參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917號判例意旨)。本件
    上訴人主張上開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3,於97年3月10日
    以買賣為原因,辦理移轉登記予被上訴人名下,並非出於原
    土地所有人即林元樟之真意,而係遭盜用林元樟系爭土地權
    狀及印鑑章等資料偽造辦理過戶,故前開系爭土地之持分,
    自仍應由其繼承人即上訴人繼承取得所有云云,然此則為被
    上訴人所堅決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則依上開規定及判
    例意旨之說明,自應由上訴人就其上開所稱遭盜用相關證件
    之有利於己事實,負舉證之責。經查:
  (一)按用印章代簽名者,其蓋章與簽名生同等之效力;又按私文
    書經本人或其代理人簽名、蓋章者,推定為真正。民法第3
    條第2項、民事訴訟法第358條分別定有明文。另印章由本人
    或有權使用之人蓋用為常態,由無權使用之人蓋用為變態,
    主張該變態事實之當事人,應負舉證責任(參最高法院90年
    度台上字第2308號判決要旨)。查系爭97年1月11日辦理印
    鑑證明之委任書、申請書上及申請辦理系爭土地應有部分過
    戶資料上,所蓋「林元樟」印章之印文,均為林元樟所有印
    鑑章之印文等情,此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則揆諸上開規定及
    說明,前揭系爭委任書、申請書及申請辦理過戶資料等私文
    書,即應推定為真正。又觀申請辦理系爭土地持分之過戶資
    料,除須蓋用上開「林元樟」印鑑章外,尚須檢附林元樟本
    人國民身分證影本,此亦有台中市中山地政事務所之土地登
    地申請書相關資料附卷可憑。而「林元樟」之國民身分證,
    核屬個人重要證件,他人並非可輕易取得。準此,當時被上
    訴人能否在未經林元璋同意之情形下,擅自取得林元樟所有
    之上揭印鑑章及國民身分證等重要物品,進而偽造相關資料
    辦理過戶取得前開系爭土地之應有部分,即非無疑。再觀之
    本院所函調林元樟於72年11月2日於台中市東區戶政事務所
    辦理印鑑登記申請書及印鑑條上「林元樟」之簽名,其筆法
    、筆順及結構等書寫方式,與97年1月11日辦理印鑑證明之
    委任書上「林元樟」之簽名(參原審卷第70頁)均屬雷同相
    似,應為同一人筆跡;雖後者之筆跡有顫抖情形,然林元樟
    為17年11月6日出生(參原審卷第16頁),至97年時已逾80
    歲,一般年長者握筆書寫有顫抖者為數不少,非得僅以此即
    否認97年1月11日辦理印鑑證明之委任書為林元樟親自簽名
    。又上訴人辯稱林元樟不識字,惟僅見其書寫姓名一次云云
    ,然依前述所調得委託書、印鑑卡分別有林元樟之簽名筆跡
    ,所辯即無可採;另上訴人自承無法取得林元樟生前在72年
    間平日書寫筆跡文書(見本院卷第55頁背面),本院亦無法
    依職權據以送鑑定。至其於準備程序終結後始聲請傳喚證人
    廖裕田乙節,此與當事人應促進訴訟之義務及民事訴訟法第
    196條第1項、第2項前段、第276條規定有違,應予駁回。
  (二)又證人即當初負責辦理系爭土地持分過戶手續之代書吳庭樟
    於原審到庭證稱:(問)當初系爭土地之買賣價金為多少?
    (答)買賣價金為75萬元,分兩次付清,簽約當天,被上訴
    人先付現金40萬元給林元樟,大約在一個月後,被上訴人又
    交付其餘尾款現金35萬元給林元樟,兩次交款我都有在場。
    (問)上開系爭土地的買賣過戶所需的所有權狀正本、印鑑
    章、印鑑證明書、身分證正本,是何人提供及何時提供?(
    答)是在訂立買賣契約書當日,由林元樟本人提供。(問)
    簽約當日,林元樟精神狀況如何?(答)林元樟精神狀況還
    好,當時有與他交談,一切還正常等語。又系爭土地屬於公
    園預定地,實際上買賣價金僅為75萬元,兩造恐低於公告現
    值申報為有短報,查獲後會罰款,所以就依據公告現值來申
    報買賣價金為408萬元等情,復據證人吳庭樟證述無訛(見
    原審卷第38頁以下)。足證林元樟與被上訴人就上揭系爭土
    地持分,確曾簽訂不動產買賣契約書,約定買賣總價金為75
    萬元,且分2次給付完畢,而林元樟於訂約當時,其精神狀
    況核屬正常,確經其同意而出賣系爭土地持分,又系爭土地
    因屬公園預定地,一般買賣行情,係按公告現值之百分之10
    到百分之20來計算買賣價金,遂由證人吳庭樟大約計算後,
    建議買賣價金為75萬元,且因一般辦理土地過戶,是依土地
    公告現值課稅,遂依公告現值申報買賣價金為408萬元,惟
    實際買賣價金僅75萬元。參諸證人吳庭樟與兩造均非屬至親
    ,且與本件系爭土地持分買賣並無任何利害關係,衡情其應
    無甘冒前揭虛偽陳述而自陷於己偽證罪責之餘地,則其前開
    證詞,自堪採信。上訴人雖質疑證人吳庭樟就當初系爭土地
    持分辦理過戶之證件,係由何人提出及交付?被上訴人給付
    第二次買賣價金35萬元之時間?吳庭樟當時是否有清點買賣
    價金等部分細節,與被上訴人所稱有所出入,惟此或因時間
    久遠,渠等記憶模糊所致,尚難據此影響證人前揭證詞之可
    信性。準此,益徵被上訴人所辯上開系爭土地持分之買賣移
    轉登記手續,並無偽造不實之情事等詞,即非屬虛妄,應堪
    採認。
  (三)另林元樟曾於96年7月18日至同年7月19日,因全身虛弱無力
    ,記憶及反應減退,經家醫科門診排住院診治,於住院後腦
    部斷層掃描萎縮退化,但因病患住院後躁動不配合,無法接
    受心智功能檢查,故家屬於住院第二天即將病患接出院,故
    無病患之心智功能程度的檢查報告可供資判斷。林元樟另分
    別於96年、98年至該院住院,為不同主治醫師診治,據病歷
    上之記載,無法提供客觀的判別、比較等情,固有澄清綜合
    醫院99年11月11日澄高字第990496號函、檢附病歷及上訴人
    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在卷可參,惟依上可知,尚難認林元樟當
    時對於其日常生活事務已無辨識處理之能力,且於其後之97
    年2月14日簽訂系爭契約及97年3月10日辦理移轉登記之際,
    有何精神耗弱或精神喪失之情事。故自亦難以前開函文等資
    料,而據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
  (四)上訴人既無法舉證證明系爭委任書、申請書、申請辦理系爭
    土地過戶資料上所蓋「林元樟」印鑑章之印文,係林元樟以
    外之人即被上訴人所盜用,依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上訴人
    自應受不利之認定,是上訴人前揭主張,即不足取。故系爭
    土地持分移轉之債權及物權契約行為,既無證據證明有何遭
    偽造無效之情事,自難認上開系爭土地之持分仍屬林元樟所
    有,而得由上訴人繼承取得。因之,即難謂被上訴人有何不
    法侵害及妨害上訴人所有權之行使可言。從而,上訴人主張
    依繼承及民法第767條第1項所有物上請求權之法律關係,先
    位聲明請求被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3,於97年
    3月10日以買賣為原因所為之移轉登記予以塗銷,即屬無據
    。
  (五)再按在訴之預備合併,法院應依原告所列聲明及訴訟標的之
    順序,依次審判之,即應就先位之訴先為審判,必先位之訴
    無理由時,始得就預備之訴調查裁判。本件上訴人前開先位
    之訴為無理由,本院自應就其後位之訴調查裁判。上訴人雖
    另主張系爭土地持分買賣縱屬有效,惟其總價款應為408萬
    元,且被上訴人迄今仍未給付或尚有部分價款未給付云云。
    然查系爭土地持分之買賣總價金僅為75萬元,且已由被上訴
    人依約分二次給付林元樟完竣等情,業據證人吳庭樟證述如
    前,則上訴人前開主張,亦不足採。是以,上訴人另備位聲
    明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買賣價款408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
    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亦無
    理由。
六、綜上所述,上訴人主張系爭契約係被上訴人偽造,該契約無
    效,上開移轉登記之行為亦屬無效云云,為無可採。被上訴
    人抗辯尚屬可信。上訴人備位主張,縱認系爭土地持分之買
    賣並非偽造不實,被上訴人迄今仍未給付買賣價款408萬元
    ,請求被上訴人給付408萬元,亦屬無據。從而,上訴人就
    系爭土地先位請求被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應有部分4分之3,
    於97年3月10日以買賣為原因所為之移轉登記予以塗銷;並
    備位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買賣價款408萬元,均無理由,應
    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
    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陳述與舉證,經審酌後,認於
    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無予逐一論述之必要,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
    、第78條、第85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28    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  官  李寶堂
                                    法  官  古金男
                                    法  官  王重吉
 

姓 名:
所在縣市: (縣/市)
E-Mail:
手 機:
案件類別:
盡速連絡:


案情摘要: